乐发II500

媒體聚焦 | 華中數控董事長陳吉紅:解決“卡脖子”問題更重要的是把技術產業化

發布日期:

2024-01-09 09:21

新聞來源:

華中數控

字體顯示:

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

來源 | 財經網


由國家制造強國建設戰略咨詢委員會擔任指導單位,成都市人民政府主辦,成都市經信局市新經濟委、成都市投資促進局承辦,《財經》雜志、《財經智庫》策劃舉辦的“2023現代都市工業發展大會”12月23日至24日在四川成都舉行。

12月23日,國家數控系統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、國家智能設計與數控技術創新中心副主任、武漢華中數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吉紅在大會上表示:“解決卡脖子的問題,攻克核心技術是最基本的要求。更重要的是要把核心技術工程化、產業化,占領市場,實現國產化替代。”
微信圖片_20240109092248.jpg
他談到,在全球化產業布局下,制造業形成四類或者四種特征的企業。第一類企業是制成品生成、組裝,比如汽車、3C行業。第二類企業是普通原材料、元器件、零部件生產企業,比如鋼鐵、水泥。

第三類企業是工具、裝備、儀器的生產企業,為前面的兩類企業提供生產裝備支撐。第四類企業,則提供核心裝備、核心材料、器件、部件、控制系統、工業硬件、工業軟件、人工智能技術等。

陳吉紅指出,第三、第四類企業的GDP規模相對不是那么大,但是非常重要。技術難度大,需要長期的技術積累,而且毛利率相對比較高。由于受到土地、空間的限制,現代都市工業,應該向第三類、第四類企業進行轉型升級,在全球化產業分工中,占領制高點。

以下為部分發言實錄:
張燕冬:陳總是國家數控系統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的主任。陳總在數控方面是國內的龍頭企業,陳總您看看在制造業突圍的過程中,咱們國家,包括國際上有一些不同的企業,在數控、工業母機方面怎么看?

陳吉紅:今天非常高興參加本次會議。今天我們座談題目是“全球產業競爭下的制造業突圍”,我就在想為什么制造業現在會出現壁壘和圍墻,我們的突破口在什么地方?

在全球化產業布局下,制造業基本上形成四類或者四種特征的企業。第一類是制成品生成、組裝企業,如汽車、電子產品制造企業。成都市引進了富士康、捷普等企業,這些都是最典型的第一類企業。第二類企業是普通原材料、元器件、零部件生產企業,比如鋼鐵、水泥生產企業,前些年,成都把英特爾公司都引進來了,當然英特爾公司不會把核心芯片放在中國。

這兩類企業的重要特征,對GDP拉動特別大。做好了,很容易變成世界500強企業,同時,它們需要比較多的土地、員工、資本、設備投入,對就業拉動非常大。需要購買大量設備,組成生產線。

第三類企業是工具、裝備、儀器的生產企業,為前面的第一、二類企業提供生產設備支撐。而第四類企業則是為第一~第三類企業提供核心裝備、核心材料、器件、部件、控制系統、工業硬件、工業軟件、人工智能等產品和技術。這類企業的GDP規模不是那么大,但是重要性非常高,技術難度非常大,需要長期的技術積累,而且毛利率相對比較高。

為什么在全球化的狀態下,以前國外能放心地把第一類第二類企業布局在中國?是因為國外的第三類、第四類企業的產品和技術,比中國企業有明顯的優勢。這些核心裝備、核心材料,如果國外不供給我們,我們就可能被卡住了“頸脖子”。

第三類、第四類企業對國家制造業的支撐作為非常大。在中國,如果哪個行業所需的主要生產設備實現了國產化,中國的這個行業就可能變成世界第一。我國的鋼鐵、水泥等行業能成為世界老大,首先得益于生產裝備的國產化替代。由于受到土地、空間的限制,現代都市工業,應該向第三類、第四類企業進行轉型升級,在全球化產業分工中,占領制高點。

我是搞數控系統的。數控機床是制造裝備的裝備,是最重要的“工業母機”,被譽為“制器之器”、“國器之基”。高端數控機床和數控系統是典型的第四類企業的產品。中央高度重視我國工業母機的發展,把工業母機、高端芯片列為現代化產業體系的核心樞紐和制高點。中央今年陸續出臺了一系列的政策,包括數控機床行業增值稅加計抵扣等扶持政策。

我們華中數控三十年來一直聚焦于高檔數控系統。2007年,朱森第總曾領導我們做了“高檔數控機床和基礎制造裝備”國家重大科技專項(04專項)的實施方案。2009年04專項啟動以來,華中數控得到了國家多方面的支持。這些年,華中數控通過對標追趕,創新超越,在技術攻關和產業化方面取得非常好的進展。特別是航空航天、國防軍工、3C、汽車等制造領域,華中數控系統已經形成了批量化應用。

在此,我要特別感謝四川省的一批機床生產和機床應用的企業,對華中數控給予的大力支持!例如,寧江機床,在臥式加工中心和柔性生產線方面,給了我們很多支持。還有如成飛、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、東汽等重點用戶,他們頂住巨大的壓力,選用我們華中數控系統,幫助我們發現問題,迭代提升,縮小與國外的差距。還有成都富士康、成都捷普等企業,大量應用華中數控的數控系統和工業機器人,對我們技術進步給予了極大的支持!

張燕冬:陳總,聽下來你把咱們公司歸類為第四類企業,你提到在國際上的復雜環境下國產替代,現在咱們的高檔數控系統國產占多少?

陳吉紅:2009年“04專項”啟動的時候,國產高檔數控系統市場占有率只有1%。到了2020年“04專項”結束,國產高檔數控系統市場占有率已經達到了30%左右。雖然國產高檔數控系統的市場占有率取得了很大的提升,但仍有70%—80%都依賴于國外。高檔數控系統實現國產化替代仍然任重道遠。

國產高檔數控系統與國外的差距,綜合來講是技術成熟度的差距,這是由于國產系統在各種應用場景下的測試驗證還不夠充分。此外,國外系統已經在中國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用戶生態圈,國產系統要進入市場,還是非常艱難的。

好產品是用出來的。只有通過市場上的大量測試驗證,技術迭代,才能走向成熟。因此,解決卡脖子的問題,攻克核心技術是最基本的要求。更重要的是要把核心技術工程化、產業化,占領市場,實現國產化替代。所以國家后續支持國產高檔數控機床和數控系統發展,應該從市場需求和應用場景的牽引入手,幫助我們國產產品快速提升技術成熟度。

張燕冬:陳總您對四川省高質量發展工業母機,能不能提一些具體的建議?

陳吉紅:前,以山東省為代表,全國多個省市,都出臺了工業母機高質量發展行動計劃。四川省發展工業母機,特別是數控機床,有非常好的基礎。如寧江機床的五軸臥式加工中心、柔性制造系統和齒輪機床,非常有特色,是行業的領軍龍頭企業。四川省最大的優勢是,有成飛、成發、東電、中物院、富士康、捷普等重點用戶,對高端數控機床的市場應用需求。前兩年,成都市新都區布局了一個航空航天產業園,把四川省航空航天企業的結構件外協加工訂單,優先發包給園區的企業。這樣吸引了一批機械加工和機床企業落戶到新都航空航天產業園。上海拓璞的王宇晗董事長,要在成都市新都區建一個全國最大的飛機蒙皮制造工廠,把華中數控、云南臺正一起拉著,共同投資了成都辰飛智匠公司。我們看中的是這個高端數控機床的應用場景,將為我們國產產品提供難得的測試驗證,迭代提升的機會。

因此,我建議四川省:一是制訂一個四川省工業母機高質量發展行動計劃,設立一個省級工業母機技術創新的重大科技專項;組建一個關鍵技術攻關的工業母機研究院;重點支持四川省本地的工業母機制造企業和應用企業;充分發揮四川省高端數控機床重點用戶的市場需求、場景牽引、中試驗證、串珠成鏈的作用,帶動四川工業母機制造企業的發展;同時作為招商引資,招才引智的抓手,補足四川省工業母機產業鏈上、中、下游的短板。